3月美国劳工部公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增率为8.5%,创造40年来的最大增幅,该指数是观察通胀的重要数据。 对于通胀恶化的原因众说纷纭,FTX创办人SBF也对通胀发表了一些自身看法。

货膨胀(Inflation)是坏事吗? —— SBF在推文中抛出了这个问题。直觉来看,通胀肯定是坏事。 SBF解释道,如果世界的货币总值是$x,面包的价格是$y,那么随着y上升,可分配的财富x就减少。很简单的逻辑。

那如果$x的总量增加呢?

SBF认为要看总量增加的分配方式。他举例假设把1美分(Cents)兑换成1美元(Dollars),那现在的美元总量就增加了100倍,结果就是面包的价格$y也增加了100倍,每个人还是拥有一样多的面包。

「来看看现在发生了什么(指商品价格上升),就货币总量而言,在过去一段时间,x增长了40%,y大约增加15%,所以世界上的面包增加了25%吗?」

当然不是。 SBF指出,全世界的面包在最近的总量可能减少了5%供应量。 一是因为供应链问题,另外还有乌俄战争,乌克兰跟俄罗斯皆是小麦(面包原料)的大出口国。

所以如果世界货币总量多了40%,面包总量减少5%,那么为什么面包的价格只上涨了15%?

「因为增印的美元大部分都流向了富人,但他们就只能吃这么多的面包。这就变成x的大部分增加并没有导致y(面包)的需求增加。」

虽然需求没增加,假设供应减少5%,那么价格应该要增加5%,但为什么价格上涨了15%呢?

「另一方面,富人拥有的美元增加了其它商品的需求,这导致一些像是重要原物料的更高需求,例如能源。这些原物料的增加反过来导致了面包的成本增加、价格变高。」

SBF表示现实的物价通胀指数有一些相互叠加的影响,战争跟疫情造成的是恶性通货膨胀;而货币总数的增发造成的通货膨胀则需要分析货币的流向。他将通膨分成下列四项:

a.战争和疫情导致总量5%的面包损失,+5%通货膨胀,这是恶性通胀。

b.印5%的货币均分给每个人,+5%通货膨涨,但这种通胀只是大家都变更有钱。

c.印17.5%的钱给富人,他们把钱投资在$SPY跟$BTC上,没有通货膨胀。 (带来的需求会造成d)

d.再印17.5%给富人,他们把钱花在能源和其它原物料上,这让面包更贵。+5%通货膨胀,这是「坏」的通膨。

目前大家似乎都已经很自然地将货币供应增加和通货膨胀搞混,但货币增发和货币分配变化是不同的,有必要分清楚。

「货币供给增加和货币分配非常容易混淆。货币供给增加和(坏的)通货膨胀并非超级相关,货币分配则是(高度)相关的。

但这里所说的通货膨胀跟纯粹的货币均发的通货膨胀并不是同件事。」

坎蒂隆效应

经济学粉专《巴斯夏蜡烛工坊》的编辑之一的子编表示,SBF在货币传导物价的想法比较接近坎蒂隆效应。

坎蒂隆效应(Cantillon Effect)是指,政府在增发货币之时,新的货币需要一个出口,然后才逐渐流向社会。这个过程会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货币增发对经济影响是不均匀的。

子编表示,货币增减会首先影响社会现有的生产结构,有些商品的价格会比其它商品更先出现增减。

「换一种说法就是生产结构被扭曲,造成一个错误的生产结构,而这个错误的生产结构不可还原逆转。

货币增减带来的错误生产结构是无法还原、也无法补救的,最终只会由所有人共同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