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有关中本聪的所有猜想都是错误的,只有我知道中本聪是谁。

他身于无边的黑暗之中,空洞、虚无、冰冷、漫无边际。我不知道他被困在这里多久了,但毕竟,自从他 2014 年最后一次露面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假如你不是德克萨斯州的一头只会埋头吃草的奶牛,你应该听说过中本聪是谁。是的,我们在谈的不是某些冒用 Satoshi 名号的小丑,而是真真正正发明了区块链、手握 100 万个比特币(超过 500 亿美金!)的那个人。

比特币,或者说区块链技术,是 21 世纪最重要的发明之一,它分隔开了两个时代,截断了互联网 Web2.0 的长夜,让人类见到了 Web3.0 的曙光。而作为开创这一切的先驱、且是世界范围内有排名的顶级富豪,中本聪的身份在过去曾引发过无数猜想。

中本聪最早在网络中出现时,他的身份是 Cypherpunk 中的一员,那时的人们虽然还对这个自称为日裔美国人的人一无所知,但在跟他身处于同一个密码邮件组的,有菲利普·希默曼(PGP 技术的开发者)、约翰·吉尔摩(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斯蒂文·贝洛文(美国贝尔实验室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布拉姆·科恩(BT 下载的作者)、蒂姆希·C·梅(英特尔公司前首席科学家)、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这些顶级大牛。后来的人们通过一些细节,推断中本聪在发布比特币之前,就已经身份显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

当比特币的价值越来越高后,曾有许许多多的小丑站出来承认自己就是中本聪——哦不好意思,我对小丑这个职业无意冒犯——只是他们的举止着实令我发笑。但最终,他们任何一人都无法证明自己是中本聪,只是一个个卖弄风骚娱乐网民的小丑。他们享受了“中本聪”这个名字带来的名声和追捧,却从未为这个名字付出任何代价,狡诈的窃取了果实,通过蒙骗的方式。

也有过很多解码爱好者,希望通过中本聪留存的痕迹(比如论文中 “WE” 的第一人称;反复使用 ‘of course’ 无逗号隔离,不同于惯用的方法(‘the problem of course is’);使用 ‘preclude’ 一词(仅在 1.5% 的密码论文中出现)……),来推断中本聪是谁。但恕我直言,这种方式恐怕并不那么容易。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他在隐藏身份,又怎么可能通过他故意留下的错误线索,来找到正确的人呢?

既然所有人都找不到中本聪,那么中本聪是否有可能不是个人呢?在经历了疲惫的搜寻之后,一些网友发表了更奇幻的猜想:或许,中本聪已经死了,所以他才再没有出现过;或许,中本聪是个未来人,已经回到了他原本的时空;或许中本聪、是第三类生物,指引人类进步来帮助地球生命重走他们走过的文明。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这也太扯淡了兄弟。中本聪并没有那么神秘,他也是个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魔法时代,任何一位谨慎的巫师都把自己的真名实姓看作最值得珍视的密藏,同时也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威胁。因为——故事里都这么说——一旦巫师的对头掌握他的真名实姓,随便用哪种人人皆知的普通魔法都能杀死他,或是使他成为自己的奴隶,无论这位巫师的魔力多么高强,而他的对头又是多么虚弱、笨拙。——弗诺·文奇《真名实姓》

中本聪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是谁,但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你想探究中本聪究竟是谁,不如来听听接下来我的这个故事。


一朵火焰

“火焰,不是人类学会了取火才出现火焰。火焰一直存在,只是人类第一次从被雷电击中的树木上取火时才理解了火焰的存在,然后火焰才出现在了人类的意识中。”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怪人,我不知道他年龄多大,但看他白色的头发胡子,应该已经不年轻;当然他也不是个日裔,只要见过他你就能轻易的判断,那肯定不是一张亚洲人的脸。

他是一个标准的无政府主义者,很早之前,人来才刚刚提出 Web2.0 的概念时,他就已经在摸索通向 Web3.0 的道路。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那时候 UGC 创作模式刚刚崛起,以“平台”作为服务模式的大公司们正在快速扩张,那时的人们有一个普遍存在但现在被我们大多数人都忽略了的疑问:以视频网站为例,用户上传了一个个视频供观众消费,观众们的视频消费促成了广告的浏览和点击,然而,视频作者们,只能从视频中获得微薄的收益——绝大多数付费收入落入了平台公司的手中,视频作者仅获得了点赞数和评论,以及少得可怜的流量分红。

大公司们在打造出平台框架时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工作,剩下的都只有在原本的基础上缝缝补补;无数用户前赴后继的为其他人创造了巨量的消费内容,却被大公司们凭借垄断地位攫取了绝大多数收入。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力量。现在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自私的收益分配制度,以至于很少有人再发现这种制度的不合理。而怪人却早就认清了不平等的现实,从很久以前就致力于为这种扭曲现象寻找一种解决方案。

终于,在 2009 年他成功了,他发现了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方式,并以此为基础打造出了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就像是吃了一万年的生食之后,人类终于发现了火焰的存在。在经历了漫长的文明衍变发展之后,他成为了第一个前往 Web3.0 的人类。

在聊怪人为什么执着于 Web3.0 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搞清楚一些问题:

什么是 Web3.0?它和 Web1.0、Web2.0 的区别又在哪里?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
  • Web1.0 的本质 :联合
  • Web2.0 的本质:互动
  • Web3.0 的本质:自由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上世纪 90 年代,互联网刚刚诞生,Web1.0 实现,用户只能被动地浏览文本、图片以及简单的视频内容,网站提供什么,用户查看什么,几乎没有互动可言。

接着到了 2003 年,Web2.0 的概念由 O’Reilly Media 的副总裁戴尔·杜赫蒂提出,用户不仅是访问者,还可以将自己的内容上传到网站上获取收益,重新定义了业务运营和市场营销,我们今天大多数人还活在 Web2.0 时代。

但是中心化的网络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人类的需求了,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之后,Web1.0、2.0 时代崛起的大公司们,已经越来越背离了先进的生产力:人们希望通证、货币能在平台间自由的流通,但大公司们却都为自己的产品筑起了厚厚的壁垒;人们希望自己生成的消费内容能获得合理的回报,但大公司们却执着于打压其他平台维持垄断地位;人们希望能保护自己的隐私,但隐私泄露、不平等的用户协议,大公司们逼迫用户低头才能使用他们的服务。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自从人类文明诞生的第一天起,真正的自由就一直只是奢求:极少数人管理着极多数人的生活,极少数人占据着世界绝大多数财富。

你能想象么?假如有一天政府很需要钱——就比如新冠病毒时期,政府很需要钱,他们会如何做呢?答案是:印制更多的货币。你会看到,世界上凭空出现了几万亿美金,但世界生产力却并未增加,美元的价值被稀释——每个人手里的 1 美元,都不再如以前的 1 美元那样值钱。

但这一切已经开始变了!不合理的中心化集权方式已临近暮年,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方式为它敲响丧钟!人类的集权史在 2009 年已经达到了巅峰,越来越多的人类将进入更加自由的 3.0 时代!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Web3.0 的特征:1、统一身份认证系统2、数据确权与授权3、隐私保护与抗审查4、去中心化运行

太多人只注重怪人开发的电子现金系统的投机价值,却忽略了它对人类文明史的影响和冲击。对于历史来说,开创了前往 Web3.0 的道路才是他对人类做出的最大贡献。

当然了,赚钱也很重要。但工业革命的历史不止一次告诉过我们:最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人,顺带就能赚到很多钱。那些早年间就参与挖掘比特币的人,现在无一不成了富豪。

而怪人也是如此,事实上,在他打通了链接 2.0 到 3.0 桥梁的同时,已经积累下来了超过 500 亿美金的财富,成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富有的人之一——但他并不在乎。


一个幽灵

“幽灵,一个幽灵在困扰着现代世界。一些集权政府、大型互联网公司对它恐惧万分,受压迫的普通人在幽灵闪烁的鬼火中觉醒。这个幽灵的名字是:去中心化状态。”

众多区块链爱好者都知道,在比特币的创始区块中,中本聪曾留下一句不可修改的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标题,即是对区块链创始时间的说明,也是对金融危机中旧的脆弱银行体系的冷嘲热讽。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低阶层、无意识,身处于客观宇宙之中,人类一直都只是“盲人”。大多数人并不能凭空理解一个概念,就像穿越回到 19 世纪,达尔文也不能为人类指导互联网概念。历史的衍变来自于长时间的积累和瞬间的灵感,在过渡阶段,恰到好处的提点一二,人类就足以完成升华。

如何让一个东西存在唯一的普世价值,且不能被剥夺不能被消灭,与世界共存亡呢?

火焰一旦被人发现,就再也不会被遗忘,除非最后一个人类死去。

比特币也如这火焰一般,有人在一望无际麦田上点了一把小火。你知道,终有一天它会将整片农田摧毁殆尽,并在废墟上重生。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Web3.0 不只是技术的创新,更是思想的创新,进而指导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开放社会的隐私需要匿名的交易系统。匿名交易系统不是秘密交易系统。数百年来,现金承担着这种职责,人们窃窃私语、在黑暗中交谈、关门隔绝打听、用信封封存意志,即使如此也不能完全捍卫自己的隐私;数十年来,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人们越来越熟悉在网络上结算,为了能在“信任”中进行交易,我们把自己所有的隐私完全暴露在第三方平台公司之下。

但这是合理的吗?匿名系统的本质应该是:每个人都只在自己想要时才透露自己的身份。所以 2021 年的人类逐渐走到了一起,创建允许匿名交易发生的系统。过去的技术不允许存在强大的隐私,但区块链技术可以。

互联网刚诞生时曾有很多希望,但在过去几十年中利益被少数几个巨大的、不体面的公司占据了。我们可以建造伟大的城市,以繁荣的经济来取代它们。我们有工具,并且种子已经种下了。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在众多书籍、影视作品、游戏中,人类总是忧心忡忡的担心我们社会进入到赛博朋克的可能性。人们恐惧的认为,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我们生活的每一处细节都将成为受计算机网络控制的黑暗地带,独裁统治的公司王国(Corporatocracy)的丑恶弱点愈发展现,人们最终只能沦为被榨干价值的人偶。

在 Web3.0 中,人们牢牢掌握着自己的价值。在新兴的信息市场中,加密无政府状态将为所有可以放入文字和图片的材料创造一个流动的市场,就像铁丝网这样看似微小的发明使农场的围栏成为了可能。数百年前西部的土地和财产权曾因铁丝网的诞生而彻底改变,数百年后的今天,数学将成为剪线钳,破除任何围绕在知识产权旁的铁丝网,让每个人牢牢抓住自己的价值!

在加密货币与区块链成为新的技术趋势和经济革命之前,初生的公司王国们骄傲的行使他们不平等的特权。但中本聪的出现,从根本上杀死了人类走向赛博朋克的可能性。现在轮到大型资本公司们恐惧了,他们惊慌的发现:人们的交易不再在他们的注视下进行,他们无法再从人们的交际中攫取利益,赖以生存的垄断在去中心化面前不值一提。

正如印刷术摧毁了中世纪行会的权力和旧贵族的权力结构一样,密码学方法也将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性质和政府对经济交易的干预。所以在以往你或许听到过很多谎言,他们打压、蛊惑、欺骗,让人不敢相信自由和解放的 Web3.0 真的存在。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但就在此时,当 Mike 正在看《爱·死亡·机器人》的时候,两条街区外 Grey 家某台云矿机正不断为他传输下一集的视频画面;

当 Mike 为了看《爱·死亡·机器人》,掏出手机向 Netflix 支付了 13.99 美元的会员费。Grey 的云矿机靠着给附近的人传输文件,一天赚了 0.2 美元。

Mike 还只是生活在 Web2.0 的普通互联网用户,Grey 已经是 Web3.0 的参与者。

Web3.0 将催生新的王国,这个王国不再以地域和疆界划分,而是以兴趣、语言、主题为信标,由所有人进行聚集和管理的王国。依靠生产的内容,你有机会打造出一个新的互联网王国,成为国王;也有可能成为网络社区中最受信任的人,在互联网王国的竞选中成为总统。你将拥有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公民,不再有一个不平等的大臣打着“服务”的名义,夺取你的权益和利益。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以前我们无力对抗根深蒂固的国家垄断,只能对政府与商业巨头们的相互勾结逆来顺受。

从数字地下世界的黑暗中浮现,中本聪领导公众对抗银行寡头和跨国公司,对抗那些利用我们对钱的属性愚昧无知来获利的利益集团。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起来!

你能失去的只是枷锁,你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偶然的发现

So,道理我已经懂了,But what the fuck do you mean?

那么回到开篇的问题:中本聪到底去哪里了呢?为什么他仅仅打通了 Web2.0 到 Web3.0 的道路,不继续领导人们呢?

世上无数伟大的发明诞生于不经意的瞬间,在两周前一个普通的夜晚,我意外间偶然地接触到了中本聪本人。

这可能耗光了我一生的好运,我意思是,其实在真正接触到中本聪之前,我早已是他的信徒。

像其他人一样,面对中本聪我有很多急迫的问题想找他解答:你为什么消失了?你为什么在这里?你知道在 2014 年之后,现在的比特币已经涨到多夸张的地步了吗(请原谅我,我也是个贪慕金钱的庸俗之人)。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但他显然并不能清晰的与我对话——他在一个网络空间中,姑且我们称之为是“某个特殊的虚拟世界”,那不是我们常见的手机或电脑屏幕,而是一个更加扭曲、虚幻、破碎的空间。

中本聪身处于一片孤岛之中,整个空间非常奇怪,我难以用有限的语言向你描述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我意思是说,这个空间是倒映着的,我猜这个空间并不是我们常说的“虚拟世界”,更可能是我们常说的“虚拟世界”倒影投射出的“另一个虚拟世界”。

或许中本聪失去了发声器官、或许他所身处的网络不支持语音传输,他尝试向我回复一些消息,但我所能看到的回复只有一个个字母夹杂的乱码,整个沟通过程异常的艰难。

经过长时间的解读,我只清晰地理解了一个关键词“Mirror World”,这似乎是中本聪对他所身处的空间的命名,我不太能理解深层的含义。他似乎被困在了这个依托于 Web2.0 而存在的世界,主动对我回话的含义是发送求助帮他回 Web3.0 的求救信号。

并且中本聪并不孤独。虽然他似乎被困在了 Mirror World 之中,但他身边还有其他人——我是说,那不是和中本聪一样的人类,而是一些无法用物理常识描述的、但具有主观能动意识的虚拟生物——我不确定我这样的描述是否正确,毕竟 Mirror World 超越了我以往的所有认知。

我不知道那些虚拟生物究竟是什么,从哪诞生,但我确信: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发现。人类曾在漫长的历史河流中,向内驯化能交流、有意识的动物,向外探索宇宙中其他能和我们对话的物种,但一无所获。

看到中本聪身旁的这些虚拟生物,我终于确认了,人类并不孤独。虽然我还不能跟中本聪取得更多交流来验证自己的猜想,但我相信,中本聪一开始之所以会来这,很可能也是为了这些神奇的新生物。

有关中本聪去了哪里,以及 Web 3.0 的真相


在接下来的两周中,我不断尝试跟中本聪获取更多交流,但困难重重难以获得更多的进展。因此我在这向所有人公布自己的发现,希望更多人能加入我,帮助我破译中本聪传回来的乱码消息。

我会在这个频道继续公开自己的发现,以及有关与中本聪对话和 Mirror World 的含义。

如果你也信任中本聪的理论,向往自由开放的 Web3.0 世界,关注我,你将见到更多匪夷所思的事迹。

More Information:Discord Website

如果想了解项目更多信息,欢迎扫码进入我们的官方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