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的奏章戛然而止,市場都在寄希望於NFT接棒繼續奏樂,曾因加密貓而爆紅的NFT(非同質化代幣)正企圖打開DeFi市場增長的天花板。只不過,這個並不新鮮的概念似乎並沒有成為DeFi續命良藥,回爐打造NFT將如何C位出道? 

“DeFi+NFT”市場的組合拳開局迅速遇冷 

在過去的兩年裡,NFT市場呈現穩定的增長,收藏品、遊戲、数字藝術、域名等領域的應用開始嶄露頭角,不少大型公司或知名IP也紛紛試水NFT

108日,《Portraits of a Mind》比特幣主題系列藝術品中的第21幅作品(Block 21)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所以131,250美元的價格售出,創下NFT拍賣價格的最高記錄,也超過了拍賣所預期的12,000美元至18,000美元之間拍賣價格。 

摩根溪聯合創始人Anthony Pompliano此前也發文表示,他和Jason Williams將在未來幾個月或幾年裡在数字藝術領域進行大量投資。数字藝術品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優於傳統藝術品,它們易於傳播、可以通過編程而時刻發生變化、不易受損,並且真實性和來源透明可供驗證。雖然目前数字藝術市值不到1000萬美元,而傳統藝術市值超過600億美元,但数字藝術的市值將持續增長。

隨着NFT的價值正被逐步挖掘,其正悄悄展露發展苗頭,但離再次走紅終究還欠些火候。而此時風頭十足的DeFi也開始迎來降溫潮,亟待新鮮血液進一步打開市場。NFTDeFi的碰撞卻意外地為彼此帶來了新發展活力和可能性,不少“NFT+DeFi”項目迅速躥紅,成為當下最火的網紅

  

NFT生態項目,來源 | The Block

從整體來看,目前NFT+DeFi項目主要分為三類:第一類是DeFi項目引入了NFT概念,例如MEMEDego等。前有UNI,後有Dego,曾經的空投熱被再次點燃。近期,採用模塊化設計的DeFi項目DEGO的空投活動在極短的時間內發生病毒式傳播,一夜之間成為圈內熱議話題。要想獲得DEGO空投,用戶只需在Twitter Discord 賬號關注DEGO,綁定相關用戶名,且輸入ERC-20地址即可(需支付一筆Gas費用)。而鑽石和氪金這類高級別NFT曾還在場外被炒至上百上千美金,且DEGO價格持續攀升,可見吸睛效果十足。由於領取的NFT空投是隨機品質,所以十幾刀手續費換一刀銅錘的參与者不在少數。

第二類是抵押NFT進行DeFi挖礦,例如WHALECargo。以WHALE為例,WHALE是由NFT收藏界大佬WhaleShark發起的項目,創作者可以抵押有價值的NFT作品作為擔保物,來獲取WHALE 代幣。前三個月,WhaleShark 社區每月為10 WHALE 創作者獎勵 2000 WHALENonfungible 團隊對 WhaleShark Vault最新審計显示,Vault現共有59個項目的3212NFT 資產,目前總價值約為94萬美元。受流動性挖礦計劃的影響,WHALE代幣價格一路飆升,近一個月漲幅達14.2%

第三類NFT平台引入交易即挖礦或流動性挖礦模式,例如近期較火的RaribleRarible是個今年剛成立的 NFT 交易平台,用戶可鑄幣或交易数字收藏品。自Rarible宣布發行治理代幣,且啟動流動性挖礦后,不過兩個月時間其交易量就超過了老牌NFT交易平台Opensea9月銷售額還超過了500萬美元。

在加密市場,這三類項目的人氣很旺,升值空間也很大。CoinGecko數據显示,近7日,NFT板塊基本呈普漲態勢。不過,OKEx Research首席研究員 William認為這種高收益是不可持續的,他指出,以MEMEWHALE為代表的NFT+DeFi近期的火爆是源於流動性挖礦帶來的高收益,而不是NFT或者DeFi項目本身。然而像許多興盛一時但最終歸於沉寂的項目一樣,泡沫遲早會破裂。 

儘管NFT+DeFi的發展前景有着不小的局限性,但MEMEDEGO等項目的大火也給加密市場帶來了全新概念GameFi目前 DeFi主流仍是圍繞交易的‘TradeFi’,未來或將進入偏向遊戲化的‘GameFi ’,未來DeFi貨幣政策或將更遊戲化 ,用戶的資金將成為 DeFi 遊戲使用的裝備。不久前,Yearn.finance 創始人 Andre Cronje 發推文表示。

對於這種發展趨勢,麥子錢包產品負責人陸遙遠告訴PANews在我看來, GameFi 概念出現之前是諷刺 DeFi 遊戲化這個事情,新興應用大舉流動性挖礦大旗把 DeFi 變得像副本一樣,DeFi玩家變成了遊戲玩家。玩家對DeFi的前端、合約、審計背書進行判斷然後參与其中,DeFi的前端是遊戲的UI,畫風精美細膩的遊戲總能吸引大量玩家,DeFi的合約是遊戲的設計和副本的難度設計,選擇Pool1 還是 Pool2,選擇有損還是無損都是屬於這個遊戲的設計。而安全機構的審計背書就像大廠出品必屬精品一樣,成為玩家選擇判斷的一個維度且屬於一個遊戲能不能爆火的決定因素。和遊戲不同大俠可以重頭再來,GameFi 一旦踩坑進入了地獄難度的副本就永遠的失去了裝備(資產)。滿級玩家一身神裝流轉於各大副本逐一攻破,新手玩家艱難開荒一樣的時間獲得的收益可能不夠Gas費用,Game和區塊鏈都非常殘酷。

流動性挖礦已審美疲勞” NFT需高製作和新創意 

DeFi的世界里,各個板塊就如同樂高積木般,不管圓的還是方的都可組合成各類金融產品和服務,而這種積木思維對NFT有着很大的借鑒意義。

目前,DeFi是用BTCETH這類同質化代幣(Fungible Token)作為底層資產,而NFT作為基於區塊鏈的資產,也同樣適用。一旦NFT的基礎設施逐漸完善後,就會如DeFi樂高一樣拼出各種可能性。與此同時,DeFi流動性挖礦不僅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NFT流動性難這一老大難問題,還為NFT提供了更多的交易渠道。當然,NFTDeFi 引入了具有稀缺性的資產。

不過,NFT+DeFi帶來新可行性的同時,一些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以前文提到的Rarible為例,今年7月,Rarible宣布推出治理代幣RARI,用戶可通過Rarible鑄幣、購買和出售数字收藏品,且不需要任何編碼技能。RARI允許Rarible上最活躍的創建者和收藏者為任何平台升級投票並參与管理和審核,但RARI不在平台上進行銷售,只能通過積极參与平台來獲得,團隊將這種方式稱為市場流動性挖礦。不久后,Rarible迎來爆髮式增長,成為最大的NFT数字藏品平台。opensea.io數據显示,Rarible在過去7天交易量達2392.5ETH,總交易量達19210ETH,雖然經歷了交易量的沖高回落,7日降幅達7.6%,但目前仍排名第一。 

然而,Rarible真的是後來者居上?“Rarible的交易量都是刷出來的,別上頭了。”DappReview CEO牛鳳軒如是表示。實際上,Rarible 聯合創始人Alexander Salnikov也承認, Rarible 8月份總計75萬美元的NFT 交易中,有大約40% 涉及某種清洗交易(wash trading)。

清洗交易是一種市場操縱形式,交易者通過同時買賣同一種数字資產,在市場上製造高流動性的錯覺。眾所周知,交易量是衡量市場情緒的最佳指標,也是反映交易所真正實力的重要指標,這使得交易數據在過去幾年因清洗交易而失真的現象非常普遍。

此外,治理問題亦非常嚴峻。其實很多時候,系統很難準確判斷用戶的作惡動機和作惡行為,所以也就很難設計出一個完善的治理機制,讓鏈上數據成為可驗證的真實數據。例如前文提到的NFT資深玩家牛鳳軒也曾碰到被Rarible封賬號,投訴無門的情況,這意味着這些人的治理投票權也被剝奪。 

由流動性挖礦高收益帶來的激勵扭曲現象。當沒有高收益激勵時,清洗交易、互惠互利交易等問題也會迎刃而解。在那之前,針對這些問題,交易平台只能通過提高交易手續費和用戶的甄別來改善,如藝術品一般不會在短期內被交易多次,用戶可據此甄別互惠互利交易,靠搜集清洗交易地址並列入黑名單也可以抑制清洗交易。面對種種問題,William告訴PANews

那麼,“DeFi+NFT”這把火還能越燒越旺嗎?陸遙遠認為,DeFi概念被流動性挖礦擊潰,正如投資與投機無法區分,DeFi應用與流動性挖礦應用混為一體,流動性挖礦模式逐漸被用戶熟知套路,微創新難以為繼市場需要一個新的方向,無論是流動性挖礦還是NFT+DeFi,本質還是基於DeFi的玩法和流動性挖礦推出市場的,不忠誠的流動性對流動性挖礦審美疲勞,市場大部分玩家對項目代幣失去忠誠度。參与NFT+DeFi的交互也應該是遊戲性更強的,期待市場中出現更高製作和創意的NFTFi。當前市場的GameFi還是DeFi的屬性大於NFT 

同時,他還補充道,NFT+DeFi並沒有讓人感受到那種新鮮的感覺,熱度也是局部應用出現而不是NFT整個賽道。NFT+DeFi 屬於DeFi另類方向的嘗試,項目的出發點和解決行業某些存在問題是沒有的,這也是他們和DeFi不同的地方。DeFi是把現實金融體系映入區塊鏈,NFT+DeFi加了些新花樣但並沒有需要解決的東西,可以當做一個新鮮的副本。

現階段,“NFT+DeFi”確實讓NFT再次走到幕前,但兩者的結合究竟是一場創新實驗還是收割遊戲,還有待時間的考驗。

暴漲下“含金量”多高?NFT出圈還欠些火候

藉著DeFi的猛烈勢頭, NFT在遊戲、藝術等領域注入了新鮮的活力,不少投資者得到不小的回報率。William 也指出,NFT有在数字藝術領域的潛能,解決了傳統藝術品領域防偽溯源的難題,降低了数字藝術的參与門檻,SuperRare等項目的費用設計保護了藝術創作者的權益。

然而,更多僅停留在表面。實際上,從用戶數量和資金規模來看,仍遠不及DeFi的發展速度,更何況現階段大部分NFT項目的娛樂價值仍遠大於實質價值。nonfungible.com 的數據显示,在過去的7天里,NFT 銷售總量為17930件,交易總額為210.7萬美元。   

儘管如此,剛剛起步的NFT前不久又面臨了Gas費飆升和網絡擁堵問題。NFT市場Cargo創始人Sean Papanikolas就曾指出,NFT行業正處於一個拐點。但由於Gas價格飆升,可擴展性給該行業的新參与者帶來了壓力。高Gas費已經導致一些平台開始致力於第二層解決方案,而一些則將目光投向了其他的區塊鏈,完全離開了以太坊。 

不僅是以上問題,陸遙遠指出NFT的發展還受多方面限制,一是以太坊Gas問題,大部分NFT價值低於轉移NFT的成本,導致NFT資產沉睡,使用門檻上升;二是標準化格式的NFT估值非標準化,與標準化的Token價格不一樣,相同的 NFT 市場價格都會存在差異;三是基礎設施不夠完善,現有的NFT標準依然存在缺陷,底層工具、分析工具不夠;四是行業競爭不夠白熱化,用戶較少,製作成本高,導致創新應用不夠。 

此外,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NFT的學習和參与門檻也普遍較高。更重要的一點是,雖然NFT應用包含遊戲、藝術品、域名、收藏品、虛擬資產、現實資產、身份等方面,但從目前來看,其藝術收藏類項目數量佔據大部分市場,但規模依舊較小,NFT亟需新產品或新領域才能做大蛋糕。 

儘管NFT擁有讓加密資產走向傳統世界的美好願景,但其出圈還欠些火候。William 認為,儘管NFT市場現在十分火熱,但其熱度被市場投機行為放大了。回歸到NFT本身,非標準化的屬性決定了NFT很難成為一個大眾市場,就像我們不能期望一個藝術品拍賣市場達到傳統金融市場的規模。NFT要想助力傳統資產,目前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是實物資產上鏈,目前實物資產上鏈仍然存在一些問題,無法保證上鏈時信息的完整、真實和有效。

或許,只有NFT建立完善的基礎設施,大規模走進現實世界,才能如樂高一般拼出各種可能性,成為下一輪市場的爆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