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本次合並後由PoW轉向PoS,能源消耗減少99.95%,每年發行的ETH減少90%左右。在PoS區塊鏈中,驗證者鎖定原生代幣來為網絡提供安全性。截至9月26日,根據Staking Rewards的數據,在主要的PoS網絡中,以太坊12%的質押率顯得較低,市值緊隨其後的BNB Chain、Cardano、Solana原生代幣的質押率均在70%及以上。

ETH的質押量還有數倍的上升空間,而因為自行搭建節點存在一定的技術和硬件門檻,提供“質押即服務”(Staking as a service,SaaS)的第三方運營商有可能成為以太坊質押敘事的關鍵。

在分析了主要的以太坊質押服務商的數據後,PANews發現:

  • 截至9月25日,當前質押的ETH數量約為1396萬枚,驗證者數量為436247個。ETH的質押率僅12%,相對較低。
  • 分叉並冇有立即吸引大量的ETH新增質押,9月15日分叉當周,新增的ETH質押量為155206 ETH,增加幅度約為1.13%。雖然最近三周新增的ETH質押量有所上升,但增加數量與之前相比並不算高。
  • ETH的質押麵臨中心化問題,前三大實體Lido、Coinbase、Kraken的占比分彆為30.1%、14.6%、8.3%,總計53%,美國SEC也因為在美國運行的ETH節點多而認為對以太坊網絡上的所有活動擁有管轄權。
  • 絕大多數ETH都是通過第三方服務商參與的質押,其中流動性質押占比33.2%,中心化交易所占比30.9%,質押池占比9.3%,總計73.4%。
  • 由於質押的ETH還不能贖回,代表性的流動性質押衍生品均表現出負溢價,其中Lido的stETH負溢價最低,為0.48%;Coinbase的cbETH負溢價最高,為3.45%。
  • 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使用範圍更廣,stETH幾乎可在所有的主流DeFi項目中使用,中心化交易所的衍生品可能僅限於自身平台的交易,幣安的BETH也僅當保存在幣安的現貨錢包中時才能獲得收益。

ETH質押量的增長

ETH的質押功能在2020年11月推出,但至今仍不能贖回,預計會在上海升級後開放贖回功能,因此從開放質押以來,質押的ETH數量持續上升。

根據DuneAnalytics @hildobby整理的數據,截至9月25日,質押的ETH數量約為1396萬枚,驗證者數量為436247個。

ETH質押平台對比:Lido等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負溢價更低,使用範圍更廣

ETH質押數量的增長速度在今年5月份市場下行後放緩,但是最近三周(8月29日~9月19日)質押的ETH數量每周分彆增加130937 ETH、124018 ETH、155206 ETH,9月15日分叉當周的質押量增加幅度約為1.13%。雖然近期的質押量相比5月19日~8月29日有明顯增加,但是增長數量與2020年11~12月、2021年5月、2022年3月~5月初的時間節點相比仍然較低。這說明PoW轉PoS的落地並冇有帶來大量ETH的新增質押。

ETH質押平台對比:Lido等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負溢價更低,使用範圍更廣

ETH質押量分布

按照當前的ETH質押分布,絕大多數是通過第三方服務商參與的質押,其中流動性質押占比33.2%,中心化交易所占比30.9%,質押池占比9.3%,總計73.4%。其餘部分,巨鯨占比22.2%,如Vitalik質押有6976 ETH,在所有質押實體中位於第20名左右;其它占比4.4%。

ETH質押平台對比:Lido等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負溢價更低,使用範圍更廣

隨著Lido增長的放緩,流動性質押ETH占比也從5月9日的48.7%下降到9月19日的46.2%。與此同時,巨鯨的占比從24.4%上升到26.6%。

ETH質押平台對比:Lido等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負溢價更低,使用範圍更廣

ETH質押量增速從5月份開始下降,主要體現在Lido質押量的增長幾乎陷入停滯,投資者也對Lido的質押占比較高而表示擔憂。從5月10日開始,市場下行導致Lido的ETH質押衍生品stETH/ETH開始出現負溢價。在這種情況下,繼續通過Lido質押ETH顯然不如直接從二級市場上購買stETH。5月13日,stETH/ETH的負溢價超過10%,雖然之後有所恢複,但6月13日隨著大量stETH抵押品麵臨清算,stETH/ETH的負溢價再次達到10%。之後隨著合並的進行逐漸恢複,目前負溢價已經小於1%。

在9月15日合並發生之前,stETH/ETH的負溢價約為3%,在合並發生後已經降至1%以內。

質押的中心化和監管問題

通過流動性質押項目和中心化交易所質押的比重過高,也使用戶意識到當前ETH的中心化問題,前三大實體Lido、Coinbase、Kraken的占比分彆為30.1%、14.6%、8.3%總計53%,存在破壞網絡安全性的可能。

ETH質押的集中也帶來了潛在的監管管轄問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一份起訴書中指出,以太坊節點在美國的集群密度比任何其他國家都高,因此全球所有以太坊交易都應被視為源自美國,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以太坊網絡上的所有活動擁有管轄權。

在以太坊轉向PoS之後,美聯儲主席Gary Gensler表示,幫助質押加密貨幣的中介機構可能需要通過Howey測試來確定其資產是否為證券,PoS加密貨幣可能會受到聯邦證券法規的約束。以太坊也因轉向PoS而麵臨更多監管壓力。

ETH質押平台對比

鑒於當前ETH的質押主體主要為流動性質押項目和中心化交易所,PANews選擇了ETH質押數量最多的兩個流動性質押項目和三個中心化交易所進行對比,價格數據取自9月23日,質押量取自9月19日。

ETH質押平台對比:Lido等流動性質押平台的衍生品負溢價更低,使用範圍更廣

這5個項目都有為質押者發放流動性質押衍生品,包括Lido的stETH、Coinbase的cbETH、Kraken的ETH2.S、幣安的BETH、Rocket Pool的rETH。收取的績效費也均在10%~15%之間,相對合理。幣安數據雖未公開,但當前質押APR和Lido一致,均為5.2%。

由於不能及時贖回,它們的衍生品/ETH價格都表現出負溢價,流動性最好的stETH負溢價最低,僅0.48%;Coinbase的衍生品cbETH的負溢價最高,為3.45%;rETH可能已計入質押獎勵,價格比ETH高,不做對比。

流動性質押平台提供的衍生品使用範圍更廣,中心化交易所的衍生品可能僅限在自己的平台上使用。幣安的BETH也隻能在現貨錢包中才能獲得收益,若用於BNB鏈的挖礦等活動,則會失去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