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4900字,閱讀大約需要8分鐘

一、1CO戛然而止,IDO應運而生

過去,在區塊鏈領域的投資主流一直是1CO(Initial Coin Offering),源自股票市場的首次公開發行(IPO)概念。項目方通過發行和出售通證等数字資產從外界融資,賦予token投資的屬性。

但是伴生在低門檻之上的1CO項目大部分是不靠譜的,只靠一份白皮書便出來融資圈錢的項目比比皆是。最終2017年9月4日,國家一紙令下,1CO被定義為非法融資。於是,一種被稱為“1CO升級版”——IDO的概念應運而生。

如今,IDO已成為2021年的籌資主流。

關於IDO的名稱含義,大家眾說紛紜。

有人說D是DEX,因為IDO主要是通過分佈式交易所來完成,但由於“科學家”搶跑或“巨鯨”用戶操盤等安全隱患,項目方將通證遷移至交易算法更複雜的開放式金融平台上,因此也有人認為D泛指開放式金融。

本文採取IDO (Initial Digital Assets Offering),即首次區塊鏈数字資產的發行,是指企業區塊鏈項目首次以資產数字化產生出來的區塊鏈数字資產,以產品錨定、資產債券、眾籌的方式籌集通用数字資產的行為。

其最大的意義在於發行数字資產的發行方以要約回購的方式保證首次發行的投資本金安全。

那麼,IDO出圈的背後到底有什麼價值呢?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二、IDO出圈背後:大家齊心協力奔小康

如果說區塊鏈是資產高速公路,那麼通證就是跑在高速公路上的車。沒有了車,高速公路就沒有了意義。因此區塊鏈不能沒有通證,但這並不代表區塊鏈一定要有1CO。

換句話說,發行通證不一定非要採取銷售通證的方式進行。因為當它作為“商品”被賣出以實現融資目的時,其很大程度上會被資金實力較強的投資者所垄斷,參与群體將變得十分有限,通證價格也容易被操作。

此外,即使用戶好不容易能插一腳,由於缺乏監管,用戶也存在着巨大的財務風險。

其實,銷售通證獲取融資只是通證諸多能力的很小一部分,而通證最大的價值其實是作為社群共識的載體,將其分散在社區用戶的手裡,讓真正的社群用戶免費獲得。

只有這樣,通證的持倉結構才能支撐一個社群的有效成長,才能確保通證的市場價格穩定或穩定增長。

此時,IDO開始發揮它的價值。IDO的過程其實就是“證明用戶是合格有效、有價值”的過程,其希望項目方本身不通過售賣通證來募集資金,而是通過發起任務懸賞激勵的方式,讓看重項目價值的用戶自發地利用自己的知識、時間、注意力等技能來獲得項目方的通證。

這樣就可以避免“巨鯨”的資金垄斷,也因為用戶沒有資金成本的投入,從而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財務風險。

然而,在實際操作中這些設定還是過於理想了些,目前大部分IDO的項目還是以兌換和拍賣的形式進行首次公開發行通證,需要用戶最初有一定的資金投入來滿足流動性,少部分項目在此基礎上設有白名單,其具體操作將在下文詳細講述。

回到理想狀態下,IDO對於用戶來說,所有人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大家依靠各自的資源共同建設項目,並依據持有的通證比例進行分紅。而對於發行方來說,這可能是冷啟動的最佳方式。

在短時間內快速聚集關注度和人氣,以近乎零成本發行的通證來獎勵提供流動性的“收益耕作者”,為項目本身帶來建設的資源,並依靠市場自助完成通證價值的錨定和捕獲。這樣看來,IDO的出圈是必然的。

三、不同平台的IDO參与方式

在了解IDO的基本情況后,還需要弄清IDO具體怎麼操作,這得先從IDO平台類型說起。目前 IDO 平台可大致分為綜合性DEX平台與專門服務IDO的拍賣型平台。

前者可以為項目方提供從通證發行到建立流動性等一系列的功能;後者可以專門為項目方提供多樣的通證發行與拍賣策略,但無法直接為通證創造流動性Pool。

而這些平台在價格發現機制、白名單機制、准入機制等方面也都存在各自的特點,基本滿足項目方首次公開發行通證的多元需求。所以,想要弄清怎麼操作IDO,還是需要根據平台的特點來一一說起。

1.兌換(SWAP)

IDO中,最重要的是要實現O(Offering),而為了實現O,IDO與“流動性兌換”幾乎成為標配。所謂“流動性兌換”,可以理解成是一種通證的分發方式,或者理解成兌換。

具體而言,進行IDO的項目方會在DEX等平台的Pool中創建一個主流資產與項目通證相配對的Pool,並按照一定的價格比例,為兩種資產創建流動性pool。

想兌換新項目資產進行IDO的用戶便能夠按照相應的價格比例,在流動性pool中用主流資產購入項目通證來進行兌換。

Uniswap和Balancer作為綜合性DEX平台,採用兌換來進行IDO。兩者的IDO模式都是AMM(自動做市商)機制,但兩者在流動性構成方面卻存在着較大的差異。

具體來看,Uniswap並不是為了IDO專門開發的DEX,其IDO流動性與其他Pool的流動性構成一致。當項目方為通證交易對添加流動性之後,即可在 Uniswap上參与IDO交易。

需要注意的是,在 Uniswap上項目方是按照 1:1 的比例充值通證以及 ETH作為儲備金的。當買盤資金大量進場時,通證價格將根據曲線模型的設定而隨之推高,由此產生的問題是:少量的資金就能將初始的通證價格大幅拉升數倍甚至數十倍。

所以開放式金融上的科學家和“巨鯨”們可以在項目開始的剎那,用大比例的資金沖入來拉升通證價格,而後續參与者只能得到一個相對昂貴的價格。而AMM(自動做市商)本身沒有訂單簿,只能市價交易,因此普通參与者的成本可能會過高。

同時,由於交易量激增導致 gas 費被瞬間拉升,即便通證價格在後續能有增長,用戶也有可能會被過高的gas 費弄得“入不敷出”。

為解決這類問題,Balancer為IDO專門開發的一套模板流動性引導池LBP(Liquidity Bootstrapping Pools)。在LBP中,項目方會設置一個相對較高的通證價格。隨着時間的推移,如果沒有人參與的話,價格將會逐漸降低。

因此,LBP 模式的開盤價通常會刻意定得較高,而較優惠的價格通常會出現在活動的後期。在此模式下,平台允許項目方自由設定權重和指數曲線,不需要限制在1:1的比例。項目方得以降低池中通證的價值,以阻止由於早期投機行為導致的價格飆升。

由此,想參与通證購買的人便能夠在通證價值達到與自己期望符合時購入通證。

2.拍賣(Auction)

上述IDO方式主要是針對綜合性DEX平台而言,而對於專門服務IDO的拍賣型平台來說,其大多採用拍賣方式來發行通證。拍賣方式主要以固定匯率拍賣、荷蘭式拍賣、批量拍賣為主,現在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在不同拍賣模式下,IDO是如何操作的。

(1)固定匯率拍賣

項目方為通證設置固定價格進行拍賣。目前,提供固定匯率拍賣模式的平台較多,包括Bounce、Polkastarter和Sushiswap。

以Polkastarter為例,發行方可以在Public(公募)和POLS(私募)兩個Pools設置兩種固定匯率,發行通常不設最低額度,但會設最高限額。

(2)荷蘭式拍賣

荷蘭式拍賣是一種公平透明的價格發現方式。通證會從某個較高初始價格開始起拍,並在一定時間內穩步下降至某個較低價格。在這個過程中,每個用戶都能看到當前的價格、參与銷售的人數和剩餘可購買的通證數量。

因此,用戶可以選擇堅持到通證價格下降到自己預期時進行購入,但也會承擔還沒有達到自己預期價格而提前售空的風險。

這種拍賣方式相當於把決定權放在了參与者的手中,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合適的價格參与。

每個參与者的承諾購買金額將不是決定性因素,無論預算多少,所有社區成員都可以參与,而不僅僅是“巨鯨”們的遊戲。在IDO平台中, Bounce和Sushiswap都支持荷蘭式拍賣的方式進行IDO。

(3)批量拍賣

批量拍賣也是一種公平透明的發行方式。在這種模式下,批量拍賣會預先設定最高限價和最低限價,通證價格由需求決定。即:

所以在同一批量的拍賣中,所有通證價格將相同,不存在套利的機會。

當募集總額未達到最低募集金額(最低限價*通證總發行量)時,買家認購的金額將會在扣除少量手續費後退回原賬戶;一旦募集總額達到最高募集金額(最高限價*通證總發行量)時,項目方將停止IDO。

Mesa作為專門服務IDO的拍賣型平台,採用批量交易拍賣來進行IDO。Mesa要求用戶提前向官方錢包地址充值,以實現彙集、最大化流動性和防止提前搶拍的目的。

Mesa用戶的競拍訂單不會單獨進行結算,而是每5分鐘批量進行一次。在五分鐘的批量拍賣開始時,所有用戶競拍訂單都會被羅列出來,再根據價格與金額選取30個訂單,由鏈外求解器發起最優結算方案的公開競爭,通過特定計算公式來確定單一結算價格。

在下一批五分鐘的拍賣開始前,所有競拍訂單將批量完成並在鏈上結算。Mesa會向每筆成交訂單收取0.1%的手續費,這部分費用將會用於支付用戶的gas費用。為了確保平台不產生虧損,Mesa建議用戶最低認購金額為1600 USDC,過低訂單將不予以結算。

Mesa的批量拍賣機制意味着單個批次中的所有參与者將以相同的價格購買通證。這樣可以避免出現部分用戶付出高gas費進行搶拍的情況,從而為用戶提供相對公平的參与機會。

(4)其他拍賣

Bounce作為目前開放拍賣方式最多的一個平台,除了上述提及的拍賣方式外,它還提供NFT拍賣、密封式拍賣等特殊的拍賣方式,在這裏不再詳細介紹。

3.白名單(Whitelist)

在IDO平台上,部分項目方會在上述兩種方式的基礎上設定白名單機制,通過發布白名單任務,例如:搭建或加入項目社群,在其中進行內容創建、群友交流、廣告營銷等活動,來更好地篩選用戶和擴大知名度。

而用戶通常需要完成項目方規定的一系列任務或者報名抽籤才能獲得白名單資格。不同項目對於白名單用戶開放的特權是不同的,例如:部分項目規定白名單用戶可以優先參与IDO;或者只有進入白名單的用戶才可以參与IDO;亦或是白名單用戶可以擁有更高限額的兌換或拍賣資格。

在IDO平台中,Bounce和Polkastarter有採取白名單的方式。Bounce設有社區授權拍賣平台,平台將協助有資格的項目創建拍賣,而想要參加認證拍賣的個人需要根據每個項目的要求通過KYC和白名單。

同樣,在Polkastarter上進行募資的項目通常也會發布白名單任務,任務一般是加入項目的官方社群、關注項目的推特並進行互動等,想要在Polkastarter參与IDO的用戶需進入白名單后才可參与打新。

四、普通散戶真能從IDO中分一杯羹嗎?

了解了IDO的參与方式后,我們該認真思考一個問題——大多數普通投資者真能從IDO中分一杯羹嗎?

其實,受開放式金融生態持續向上發展的影響,2021年以來,IDO已經成為通證首次發行的主流選擇之一,不少開放式金融項目在進行IDO后,會立刻連接到開放式平台進行流動性做市,並啟動流動性激勵。

這使得IDO不僅可以完成融資目標,還可以完成新項目的冷啟動,更大程度上調動用戶的參与度,併為投資者提供了獲得超額回報的可能。

根據CryptoRank的統計,在10個IDO平台首發的112種通證中,4月份平均回報率最高達到了約4151%,最高平均回報率甚至達到了約9801%。然而,在IDO如此高的投資回報中,普通散戶又能拿到多少呢?

首先,我們來看IDO的收益主要來源於哪裡。據小編測試,由於大多數項目首次公開發行通證的價格較低,普通投資者參与IDO項目的收益主要來源於——通過上述三種方式獲得的由項目方發行的通證。

在看漲時,用戶可持有通證,等待升值;在看跌時,用戶可賣出通證,獲得價差。

接着,我們來看參与IDO項目時用戶需要承擔的風險。首當其中的是假Token問題,由於不同平台對項目的審核標準不同,有可能出現項目方造假通證的情況。

第二,普通參与者由於資金有限,搶到的額度都較少,而為了這較少的額度,用戶卻可能付出大筆的 Gas費,還存在“科學家搶跑”導致持倉通證價格下跌的風險。

第三,有些項目還存在白名單的設定,用戶只有做完關注、評論、填表等一系列任務后才能進入,且最後能不能得到搶購機會還得靠運氣。

最後,就算是獲得了購買資格,還可能出現無法將通證變現等情況。所以很多普通散戶表示:“自己就是個長時間顆粒無收的IDO打新族”。

綜上看來,其實真正參与到 IDO 且獲得高收益的人僅為少數,大部分參与者只能淪為“氣氛組”。

因此,我們相信IDO項目熱潮過後,終究還是要回歸長期投資價值。而參与IDO項目的投資者一定要具備項目的辨識能力,做經驗充足的“伯樂”,而不是隨熱度的“追潮者”。

五、總結

綜上看來,IDO無疑是具有發展性的,它正引領我們進入一種新的眾籌模式。但我們也相信IDO還會更新迭代至更安全、更高效的形式,這是區塊鏈行業進步的必經之路。

大家如果想真正參与到IDO來,不僅需要有足夠的資金和知識儲備,還要能夠管理風險敞口,避免無法控制的損失。

因此本文通過對IDO的研究,希望為廣大讀者提供一些思路。同時,小編搬運了一些可信任的IDO平台,供大家研究使用,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1、Polkastarter:現在最為火熱的IDO平台,項目頗多,質量也都不錯。目前分為pols池與公共pool。

https://www.polkastarter.com/

2、Bscpad:Binance上IDO平台。Bscpad可以保證持有BSCPAD用戶都有機會購買通證(Token),持有個數不同,購買個數不同。

https://bscpad.com/

3、Boca Chica、Solstarter、Solanium:針對索拉娜上的項目進行IDO的平台。

https://solana.com/

4、WeStarter:HECO上IDO交易平台,有白名單形式及公共pool形式兩種。

https://www.westarter.org/

 

本文為達瓴智庫公眾號原創,內容旨在信息傳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作者:Jessica丨達瓴智庫

視頻製作:Chi丨達瓴智庫

校對:Jessica、Shine丨達瓴智庫

排版:Jane、Shine 丨達瓴智庫

審核:Amber丨達瓴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