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了解NFT]

NFT =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

可能就會有人問了,什麼是非同質化?

“非同質化”一詞意味着NFT是不能與其他NFT互換的。你可以在不改變價值的情況下交換加密貨幣,但你卻不能用一個NFT去交換另一個NFT,因為它們是獨一無二的。就像全世界你找不到相同的兩片恭弘=叶 恭弘子。這就是它的價值所在。

那什麼是NFT呢?通俗來講就是数字資產的“身份證”。

我有一張照片、寫了一首歌、拍了一段視頻,發到網上,它可以被複制一千份,一萬份,那麼問題來了,誰才是第一份?誰才是原版?不知道。因為在互聯網時代,数字內容可以被輕易“複製粘貼”,原創者的權益無法得到保護。

於是,為了解決重複問題,需要NFT來證明這個是原版,就像我所說它如同一個身份證,獨特、唯一、不可分割。例如你購買了一件藝術品,它可以被展示被複制,但只有你才是它的實際擁有者。並且無論是原生数字產品,還是將實體物品的鏈上映射所生成的NFT,在區塊鏈網絡中,都有了唯一、確定的身份與權屬證明,並且可以及時追蹤其流轉、交易過程。

NFT你懂了,那麼NFT藝術品就很好理解了。
NFT藝術品和普通藝術品,可以說只是載體不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普通藝術品,它的載體可能是畫紙、絲綢、泥土、大理石,而NFT藝術品載體則是一段數據。
因NFT的不可替代性、唯一性、可追溯性,解決了原本数字藝術品,被複制、被盜版的問題,使其可以交易、買賣、收藏。
3月11日,一枚代表藝術家 Beeple 創作的、由5000張較小圖像組成的数字畫作所有權的 NFT 在佳士得拍賣行 (Christie's) 以超過 6900 萬美元的競拍價售出,震驚藝術圈。這同時也意味着NFT這種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資產在数字收藏品領域,開闢了新紀元。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
畢竟三年前,整個NFT市場的價值也不超過4200萬美元。而現在一副純数字畫作就拍賣出6934萬美元的天價。
雖然這聽起來很荒謬:花了這麼多錢,就只證明了我是這幅畫的實際擁有者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可以選擇感性且任性的說“因為我是粉絲,我喜歡”。
但這確實是NFT狂熱中關鍵的一點。人們收藏NFT作品其中原因是,這種收藏行為可以幫助他們彰顯自己在数字領域的地位。
Nyan Cat(彩虹貓)
就像真品證書一樣,NFT的價值跟它的起源緊密相關。比方說,某人以5600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代表原創彩虹貓(Nyan Cat)模因的NFT,顯然他買的並不是有着一條彩虹尾巴的著名動畫GIF貓的所有副本。彩虹貓NFT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經過了Chris Torres的驗證,並且是他賣出去的。
2011年,正是Chris Torres創作了彩虹貓並把它的視頻發布到YouTube上。這就賦予了這個版本的彩虹貓獨一無二的歷史,以及跟相關模因創造的紐帶關係,這是其他任何一份副本都無法比擬的。
這看起來雖然有種自欺欺人的荒誕感,如果從收藏品的角度來看,也不是無法理解的。現實生活中收藏古董/字畫等等的行為,映射到虛擬世界中也不稀奇。當然,最終來說,NFT 只是載體,核心背後是藝術價值的發現,這決定数字藝術 NFT最後的因素。
但不用擔心,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藝術創作載體,從長遠看,隨着数字原生一代對於数字藝術品的親近,藝術家們會創造出更多数字藝術品NFT,也會創造出屬於這一代人的“《向日葵》”,未來的藝術品收藏有可能會將重心轉向 NFT。
收集NFT的幣圈人,很大程度還有投資增值的考慮。
早期入手NFT的玩家早就製造出了一個個財富故事,且不費吹灰之力。
2017年,以太坊就推出過一個名叫“CryptoPunks(加密朋克)”的像素頭像項目,只要是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都可以免費領取一個頭像,上限是一萬,每人限領一個,用戶領完后就可以放到二級市場交易。
這些頭像看上去是不是可能並不符合主流審美,甚至有着濃濃的亞文化氣息。
NonFungible的數據显示,這些頭像在過去單枚最低的售價已經到了11萬美元,過去七天,最高的一枚頭像,在平台上賣出了457萬美元的天價。
(“加密朋克”咱們下期詳聊)
“早期的NFT頭像未來可能會大漲,大家如果不介意立馬變現,有看到喜歡的,就先買再說”,前述幣圈人士表示。
最近著名體育新聞網站Bleacher Report也玩起了NFT。
在NBA全明星周末賽期間,B/R將在Open Sea上拍賣2 Chainz, Jack Harlow, Lil Baby和 Quavo“鑄造”的电子籃球。
其實對於NFT買家來說,NBA收藏品並不稀奇。
NBA Top Shot網站出售NBA主題数字收藏卡,每個卡片對應着ESPN的“精彩時刻”,目前的NTF交易已超過2.5億美元。
雖然無法預估目前的市場規模,但它的規模只會進一步擴大。未來增長是大勢所趨。但這與投資股票等更為主流的領域相比,風險可能更大。
数字貨幣市場在很大程度上是風險和收益並存的,價格上也可能會出現巨大的波動。一個新的領域,必須要在經歷了不同周期以後,才能確定它真正的價值。
而只有當更多人的加入,這場金錢遊戲才能得以成立。在任何一場零和博弈當中,一旦有人賺錢,就意味着有人虧錢。但由於沒有人能準確猜中誰才是幸運兒,這才是這場擊鼓傳花遊戲的致命誘惑。
[元宇宙,NFT的正確打開方式]
撥開NFT外殼的那些荒誕炒作,其實NFT的意義也是有目共睹的。

数字藝術是NFT落地最快的應用之一。藉助NFT平台,藝術家可以通過將作品貨幣化,從而直接鏈接受眾,尋找更豐富的變現方式。

此外,数字藝術可複製性很強,而在NFT的方式下,“真偽”的概念被粉碎,因為所有的產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也減少了版權問題的困擾。
遊戲玩家可能是最能適應NFT這種模式的群體。由越南遊戲開發商Sky Mavi開發的鏈游項目Axie Infinity,每日的收入到達111.9萬美元——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王者榮耀的日均收入只是84萬美元,這款NFT遊戲默默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
不止是眼前這些。

隨着“元宇宙”概念重新火起來,NFT只會是元宇宙的一粒塵埃,NFT應用還在逐漸走向更龐大的體系。

作為web2.0的延續,元宇宙構建的是一個與映射現實的虛擬世界,隱藏着下一代社交、在線辦公、電商的形態。

人工智能、5G和VR這些老生常談的技術只是基建,要真正成熟運轉起來,還需要真正產生商業經濟活動。

在區塊鏈的價值體系中,NFT作為非同質化代幣,可以代表所有的獨一無二的資產,收藏品、遊戲裝備、数字藝術品等等。這可能是同質化代幣(FT)所無法實現的。

基於NFT,用戶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做交易,構建屬於自己的所有權世界,元宇宙才得以加速沉澱應用場景,構造社區,養成交易規模。

NFT最初,是源自於1993年工程師哈爾·芬尼分享的一個“加密交易卡”的概念。
他當初的想法是,這些由抽象字符構成的獨特藝術,會被密碼學狂熱愛好者愛上,還會成為好友之間的談資,勾起人們的收藏欲,進而衍生出更多有意思的新玩法。
現在看起來,這些想法都被應驗了,只是來的有點慢。

可能如今依舊有人無法理解:NFT為何現在才火?NFT收藏品流動性不強,持有這些資產的意義何在?NFT可以被複制,為什麼還要花高價買?

或許放到元宇宙這個開放世界裏面,所有就說得通了。

《頭號玩家》電影曾經對未來世界做出了美好預言。在綠洲(Oasis)這個世界里,每個人都有自由的角色,在這裏,不同次元的影視遊戲經典角色匯聚,豐富的数字內容和物品也可以隨意流通。

在這個浮華的虛擬世界里,一個在現實世界中的loser,也可以成為超級英雄。

每個夢想的背后,都藏着一個精力旺盛且勇於冒險的人。除了驚喜,他們什麼都不期待”。

哈爾·芬尼所說的,可能是現下NFT狂熱的最好註解。
END
本文不代表Mytrol官方觀點及立場。部分圖文整理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違規及其他不當言論內容,一經證實,平台會立即下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