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二次爆紅,部分原因是加密貨幣從7月底至今正朝着歷史高點快速回升,同時“幣圈巨子”們仍又希望在‘不將虛擬貨幣轉換為法幣’的情況下,將巨額資產多樣化的意願。此外,由於價格越來越貴,NFT在現實世界與社交媒體中的影響力也在逐步發酵“咻”的增長,更多幣圈之外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資金加入其中,共同造就了第二次NFT浪潮。

帶你走進

CryptoPunk

在這股NFT熱潮中表現最好,也最值得關注的項目之一:CryptoPunks(加密朋克)。
點燃導火索的是Visa,這家巴菲特持股的著名的信用卡公司在8月23日宣布以49.5以太幣(約合15萬美元)的價格,買下CryptoPunk的第7610號:留着莫霍克髮型、塗著口紅和綠色眼影女朋克,也標志著這家金融服務類名企正式進入NFT領域。
在動輒上百萬美元的CryptoPunk交易中,15萬美元的價格其實不貴,甚至可以說非常低,接近當時地板價,但就在Visa宣布購藏消息發出一個小時后,就有90個“CryptoPunks”被交易。一個下午,陸續有203個售出,單日成交首次超過1億美元。整個8月,共有2516個CryptoPunk成交,平均售價26.7萬美元,暴漲速度相較虛擬貨幣有過之而無不及

CryptoPunks

啟動了一場革命


為什麼以VISA為代表的新玩家將目標對準了CryptoPunk?
首先,相較於如今市場上數不勝數的NFT項目,CryptoPunk的基本面是最好的
被譽為NFT鼻祖的CryptoPunk創製於2017年6月,當時NFT概念尚未完全確立,更沒有市場。紐約軟件公司Larva Labs原本是打算做一批手機app或遊戲的頭像,於是根據算法生成了1萬個24 x 24像素的8-bit頭像,每個都有自己隨機生成的獨特朋克外觀和特徵。
原本Larva Labs是打算進行出售,但無人問津。於是他們改變打法,自留其中1000個頭像,再把餘下9000個免費發放給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所有頭像就被搶奪一空。
玩家獲得頭像后,可以自由轉賣。每個頭像都有專屬頁,仔細列明長相特徵和完整交易記錄。每件作品的擁有權記錄均可追溯,會記錄於區塊鏈之中,於是形成了CryptoPunk的二級市場,也為現今NFT市場奠下基礎。就像比特幣永遠是幣圈人心目的信仰,橫空出世的CryptoPunk也具有相似的歷史地位。
其次,CryptoPunk的PFP模式,定下了此後大多數NFT項目的玩法。
PFP項目最開始往往會一次性生成數千個NFT,所有NFT都使用一組固定的數據來通過算法組合在一起,整體數量有限,但每個又各不相同。通過這種方式,這類PFP項目的規模就會變得更大,而不像其他NFT類型那樣作為一次性数字藝術而存在。
同時,每個看起來差不多的馬賽克頭像又根據性別、種族、膚色、髮飾、髮型、紋身等多種隨機因素各有不同。
如10000個CryptoPunk頭像中,男性角角佔6039個,女性佔3840個。餘下還有88隻綠皮膚殭屍、24隻長毛猿猴、9個淺藍色皮膚外星人。頭像的稀有度,曝光度、以及買家群體的主觀意願會影響每一個頭像的價格。

據 iNFTnews消息所述,11月25日,NFT數據显示,加密朋克項目CryptoPunk #9513以350 以太幣(約價值17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總之,CryptoPunks價值的迅猛增長可以用基本的驅動力來解釋,如其作為歷史上第一個NFT項目的敘事,稀缺性和相關的社交貨幣。雖然我們可以預期一些短期的波動,反映加密貨幣空間的起伏,但從長期來看,CryptoPunks的價值只有一個方向。CryptoPunks將繼續成為最成熟的藍籌NFT系列之一。
這隻是一個開始,NFT領域將繼續存在,而CryptoPunks將永遠被視為NFT的起源,並隨着時間的推移捕獲更多的價值。

E

N

D

本文不代表Mytrol官方觀點及立場。圖文均整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違規及其他不當言論內容,一經證實,平台會立即下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