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REN

编审:HS

来源:学术头条

什么是 Web3?

如果你回答不上来,别着急,你不是一个人。无论是从风投,媒体,还是公司公告的角度来看,这个概念都已经兴起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对于大众来说,仍然很难理解这些炒作都是关于什么的。

在最基本的层面上,Web3 是指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在线生态系统。往大了说,Web3 代表了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也许还能代表人类社会的下一个阶段。当然,这都是建立在你相信的基础上。

Web3 这个词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Gavin Wood(加文·伍德)在 2014 年创造的,最初它叫 Web 3.0。

既然是 Web 3.0,那就意味着还有 Web 1.0 和 2.0。前者已成过去,其特点是大多数网络活动都与单个静态网页相关。后者则是当下这个时代,一个集中化的时代,因为大量的通信和商业行为都集中在少数科技巨头所拥有的封闭平台上,比如谷歌、Meta、亚马逊等等。

从这个角度看,Web3 代表了一种打破这种垄断控制的愿景----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 Web3 平台和应用程序不会由巨头所有,而是由每个用户拥有,他们将通过帮助开发和维护这些服务来获得所有权。

为了实现这一理想,Gavin 目前运营着支持去中心化技术项目的 Web3 基金会,以及专注于为 Web3 构建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公司 Parity Technologies(开发区块链项目 Polkadot)。

近日,Gavin 在一次采访中,从一个 Web3 提出者的身份描述了他眼中的 Web3 以及对未来的展望。小编将其中关键内容整理成文,希望对相关领域的读者厘清思路。

附:Gavin Wood,英国计算机科学家,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C++ 版以太坊客户端原型的最主要开发者,完成了以太坊黄皮书的撰写,发明出专门为以太坊智能合约而设计的 Solidity 语言,被称为以太坊的“隐形大脑”。棱镜门事发之后,Gavin Wood 提出的 Web 3.0,希望在这个阶段的互联网,人人都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比如我们的数字身份、数字资产和数据。

1、为什么要有 Web3?

Gavin 认为,Web 2.0 的模型与互联网出现之前的社会模型非常相似,而我们之所以要讨论 Web3,就是因为现在的 Web2.0 不够好。

如果你回到 500 年前,大多数人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只局限在他们的小村庄和乡镇,只与认识的人进行互动和交易。从广义上讲,他们依靠社会结构来确保自己(对交易结果)的期望是可信的,并且很可能会真正发生,比如买到的苹果不会在短时间内腐烂——这也意味着信誉保证。

在当时,这机制相当有效,因为在城镇之间移动既困难又费时且成本高昂,所以很多人会为了留在一个地方而格外注意自己的信誉。

可以简单认为:Web1 是一个只读网络, Web2 是一个读写网络,而 Web3 承诺的是,提供一个无中介的读写网络,即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

但是随着社会规模变得更大,我们有了城市、国家和国际组织,为了保证更大规模的信誉问题,我们创建了许多强大但受监管的机构。原则上,它们的存在为了确保我们的期望得到满足。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如果你要在特定行业开展业务,就必须先满足某些法定要求。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一个原因是新兴产业非常难监管,因为政府通常行动缓慢,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上。另一个是监管机构不完善,尤其是当他们与行业密切合作时,行业和监管机构之间通常会存在一些旋转门关系。

还有一个原因是监管机构的能力非常有限,监管的完整程度取决于政府投入的资源。它们或许可以管住那些招摇的罪犯,但无法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强大的影响力,而且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监管制度也不一样。

我们需要跨越这一点。但不幸的是,Web 2.0 仍然存在于这种非常中心化的模型中。

“这是一个坏掉的模型,”Gavin 表示。“我们需要从技术层面解决这个监管失效的模型。”

2、少一点信任,多一点真实

用一句话来解释 Web3,Gavin 认为它的定义是“少一点信任(trust),多一点真实(truth)”。

在他眼中,“信任”有一个特殊的含义:它本质上是“信仰”。它是一种信念,即某些事情会发生,世界会以某种方式运转,而没有任何真实的证据或理性的论据来说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相对的,他眼中的“真实”,意味着有更多的理由相信期望会得到满足。

更进一步地讲,Gavin 认为“信任”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信任意味着你将某种权力授予其他人或某个组织,他们将能够以任意方式使用该权力。如此一来,信任可能会变得盲目,变得不再是真正得信任。

3、打破垄断,可能吗?

在 Web3 所描绘的一系列愿景中,一个很重要的目标是打破垄断,尤其是打破谷歌和 Meta 等平台型企业的垄断。

Gavin 认为,虽然这听起来很难实现,而且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会真正实现,但他坚信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改进,而且理应是无法避免的,否则就代表着“人类社会正在走向衰落”。

他以加密算法为例,这些算法可以帮助人们实现加密对话,完成只有参与者才知晓的信息传递。一个以此出名的应用是 WhatsApp,它号称提供端到端加密,连拥有它的公司都不能破译。

这看起来很美好,但问题在于如果 WhatsApp 在其服务中加入了一个能够解密所有对话的密钥怎么办?WhatsApp 说不存在这样的密钥,那你怎么知道它不存在?

你别无选择,因为你看不到代码,看不到密钥结构,看不到服务是如何运行的,所以只能相信它的话。这也就是所谓的“盲目相信”。当然,它也许说的是实话,那是因为害怕如果不这样做,其信誉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然而正如我们从“棱镜门”中看到的那样,有时公司没有机会说实话。情报或安全机构可以在他们的后台安装一些工具,然后以各种理由不让公司去插手这些工具。

在 Web3 的架构下,区块链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信任问题。它的开放和透明是关键,而且我们可以通过分析一家公司的基础设施架构和运行模式来判断它是否是伪装的 Web 2.0 公司,比如它是否真的是点对点的架构,还是仍然依托于一个数据中心。

4、什么是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是 Web3 的另一个重点,这也是互联网精神的核心,但目前它只是停留在技术和协议层面。在实际层面上,人们的互联网活动几乎全部依托于科技公司。

在 Gavin 看来,去中心化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像世界上任何其他人一样轻松地成为某项服务的提供者或共同提供者”。

但这听起来很难实现。很难想象除一小部分水平高超的程序员之外的任何人实际上参与提供任何互联网服务,那么这最终或许又会演变成一种中心化。

对此,Gavin 的解释是“拥有能做的权利与自由”和“基本面上完全无法实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一个人依靠自己的努力,使用免费获取的资源提供了某项服务,那么他就可以称之为是这项服务的共同提供者,这项服务也会是免费的。

“这不一定代表每个人都要去学编程,当 Web3 程序员,”他补充道。“我不会试图说服你相信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关键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越多、门槛越低越好。”

5、Web3 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Gavin 认为最初的 Web3 应用程序可能主要是对 Web 2.0 应用程序的小迭代,但之后 Web3 将带来的具有财务义务或经济上更强大的应用程序——以点对点方式在个人之间提供经济服务——这是 Web 2.0 无法轻松解决的一件事。

我们现在看到的加密货币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转账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Web3 带来的经济服务可以涵盖那些非常稀缺、昂贵、困难的东西。

举个通俗的例子,如果有一个约会应用,它可以限制你每天只能送一朵花给心仪对象,无论你付多少钱都不能违背这一点,那么这个花就有稀缺的属性。如果是一家 Web2.0 的公司来运营,那么它肯定会以一个商业盈利的角度来做这件事,只要你付钱,想送多少花都行。

那么 Web3 公司难道就不需要盈利吗?我们如何期望它们去打破常规呢?

在 Gavin 看来,基于区块链的 Web3 公司和 Web 2.0 公司有本质上的不同。在 Web 2.0 时代,以编程为代表的技术让用户变得更强大,让他们做更多的事情,变得更富有,可以更快、更好地向更多人提供服务。

区块链不会这样做。它在根本上是不同的。它实际上是一种社会结构,一套新规则,而这些规则唯一的作用就是在系统内没有人拥有任意权力。作为一个用户,你可以相当确定这一点,特别是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员,那么你更可以阅读代码并知道它在做正确的事情。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根据用户数量进行合理地推断,因为有如此多人在某种期望的支持下使用一个服务或者加入了一个网络。如果这个期望没有得到满足,他们就会离开。

Gavin 强调,Web3 的目的不是去取代现在的科技巨头,尽管技术的过于集中“威胁到了我们所拥有的服务和期望”。

“更重要的是,Web3 实际上更像是一场更大的社会运动,它正在从任意权力转向一个更加理性的自由模型。这是我能看到的保护自由世界的唯一方式,这是我们过去 70 年来享受的生活,也是我们能够让它在未来 70 年继续运行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