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GameFi、NFTFi迎來爆發期,而SocialFi的概念也隨之重啟。

其實SocialFi的概念,在去年時Andre Cronje、Bitmex創始人等都曾提到過,並且與GameFi、NFTFi等概念的潛力相當,是有望成為爆點的潛力板塊,如今SocialFi即將蓄勢待發。

SocialFi的萌芽與成長

在回顧區塊鏈的發展史時,能發現「社交」屬性是加密圈一直在追求的。

EOS的創始人BM曾三次嘗試「社交」概念的發展,在EOS時推出了Steem和基於EOS.IO網絡的媒體產品Voice,離開EOS後,也嘗試打造中心化社交概念Clarion。

時間推到2017年,一大批區塊鏈社交項目湧現,ONO、QunQun、GSC、YeeCall、NRC、SwagChain、火信、TTC Protocol相繼推出。但受早期加密市場、參與用戶數量有限、生態模式局限性等問題,大多項目現在已經消失了。而且市場上也有很多聲音認為,早期開發的項目形態不太成熟,不具備競爭力。

2020年流動性流動性挖礦模式開始逐漸被內置於多種生態及模式中。在DeFi的加持之下,SocialFi中的「Fi」從「Finance」的含義走向「DeFi」,也湧現出不少主流的SocialFi概念項目,如Whale、Chilliz、RALLY、Fyooz、Zora等項目相繼興起。

不少人認為,社交挖礦的出現可能會給社交代幣帶來更多驚喜。如果社交代幣想在市場價值上實現飛躍,那麼捕獲代幣價值的能力則需要擴大,DeFi、NFT等將是推動代幣價值發展的最佳方式。

在目前的SocialFi項目中,Whale是一個基於項目的社交代幣,其他的個性化的社交代幣項目的機製大多與Whale相類似。

由a16z推出的Mirror,主打社交和內容「資本化」。該平台發布的每篇文章都具備NFT+治理的能力,其代幣可用於交易和治理,並積極處理社交內容與創造者經濟之間的關係。

另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則是社交項目BitClout。

而BitClout的形式類似於推特(Twitter),通過直接抓取的推特前15000個KOL數據,讓這些人群被動地申領和發布代幣。儘管BitClout的投機方式存在爭議,不可否認它得到了很多的關注,對於產品而言是很有意義曝光和流量加持。

隨著Web3.0時代的發展,SocialFi的發展從服務器前端有限的展示發生了改變。針對部分Dapp不需要服務器的情況下,像Maskbook這樣基於已有中心化社交的瀏覽器插件模式受到了認可。Mask通過簡單插件模式,利用私鑰管理,將現有的社交網絡移植到區塊鏈關係鏈條中,成為SocialFi價值的另一種助推。

SocialFi的發展潛力

針對SocialFi未來的發展潛力,最好例子莫過於馬斯克和狗狗幣生態間的關係。

每次馬斯克在推特上發布與狗狗幣相關的信息時,由於其個人的社交平台影響力,必會出現狗狗幣價值的上漲,同時影響特斯拉的市場價格。這種Meme文化以鮮明的內容風格與極快的傳播速度發展,在Doge係列生態中,目前已經有主打「社交挖礦代幣」的「Doge++」項目出現。

這種影響也不僅限於狗狗幣,很多時候馬斯克在社交平台對某一加密貨幣做出正向性的發言後,其市場價值都會呈現明顯的增長。

而這種情況正符合SocialFi的訴求,將這種社交影響力金融化、DeFi化,通過社交代幣的方式,讓參與者、發行者都能直接從這種影響力中獲益。

最近推特也正在以另一種方式嘗試SocialFi。推特將其在年初推出的「Tip Jar」功能進行延伸,用戶可使用該功能用比特幣向內容創作者支付小費,即「打賞」。另外推特還在測試一個新功能——用戶可在自己的個人資料中添加比特幣或者以太坊的地址,以便於讓用戶能通過「Tip Jar」功能接受加密貨幣的打賞。

雖然這個方式,並非完全符合SocialFi的定義,但這個方式能讓整個推特的社交生態圈子和加密貨幣之間的關係更緊密結合,讓更多人接觸和認識,甚至說推特以後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順理成章地推出自己的社交平台代幣進行平台的治理和維護。

SocialFi的生態分類和代表類型

目前SocialFi正處於早期的發展階段,大部分生態參與者主要以社交代幣(Social Token)為基礎,進行概念發散及技術更新,單獨按SocialFi概念分類的平台較少,且部分項目與NFT、GameFi等概念存在交叉地帶。

在Coingecko平台上,以較為明確的「Social Money」將33種社交代幣納入其中,在Zerion平台上,以Social Token的分類共收錄18個社交代幣種類。

目前主流對社交代幣(Social Tokens)的定義為「一種由個人聲譽、品牌或社區支持的代幣」。且社交代幣建立在其社區價值會不斷提升的前提之上,其中鑄造與分發、內容資本化是目前較為主流的項目理念。

大部分的社交代幣均基於ERC-20,主要從分發模式、資產保存、通證模型、社區管理4個主要方向進行技術延伸及項目革新。從功能上區分,則分為個人代幣、社區代幣、社交平台代幣為大類。

下麵根據社交代幣的功能不同,列出了幾種目前具有代表性的SocialFi代幣。

一、個人代幣

ROLL(Creator Token)

ROLL作為老牌社交代幣發行平台之一。在該平台發行模式下,ROLL代表用戶創建ERC-20代幣,即為內容創作者發行個人社交代幣,每個個人社交代幣的供應量均為1000萬枚,其中200萬枚直接發放給內容創作者,120萬枚歸屬於ROLL平台,剩餘部分會在三年內每個月線性解鎖。同時,ROLL還提供了存儲和交易平台。

目前,已有200位內容創作者通過ROLL發行了自己的社交代幣。

Whale

Whale是現在發展較為成熟的個人代幣,由個人買家WhaleShark基於Roll平台發行,其代幣價值基於WhaleShark本人所持有的NFT資產來計算。Whale每月分配50000代幣用於收購NFT、捐款給藝術家、團隊工資、社區活動等等,並通過Discord社區進行記錄。

此外,創作者可通過質押自己創作的NFT作品賺取Whale,或在Opensea上用Whale標價出售其作品。

RALLY (Creator Token)

RALLY為早期知名的社交代幣發行平台之一,其特點為可將其原生治理代幣RLY與創作者的社交代幣相結合並鑄造成新的個人代幣,但個人代幣的轉換必須通過RLY進行。

該平台覆蓋了發行、渠道、入金、交易全程,RALLY采用了Layer2解決方案以優化即時交易等機製,且該代幣持有者對Rally Network擁有管理權。目前,RLY可在Uniswap和Balancer上進行流動性挖礦。

二、社區代幣

Mirror

Mirror從內容金融化的角度切入,提供了讓每篇文章具有「NFT+治理」屬性的平台,這些內容可被投資、交易和治理。創作人滿足條件即可在文章下發起眾籌,用戶參與眾籌便可獲取 ,NFT份額代幣「文章 NFT」的每次交易與投資者分紅掛鉤。此外,邀請代幣「WRITE」用於創建專欄,持有人享有投票權。在某些平台預設的條件下,「WRITE」也能夠充當一種準入憑證。

Yup

Yup是一項跟蹤社交活動及行為的協議,將點讚、評論等社交活動對內容質量進行影響力代幣化。平台中,每個用戶及內容地址(URL 鏈接)都將對應一定的影響力分數,平台根據用戶點讚、評價等社交行為,將獎勵分配給更具社交價值的內容,內容生產者及中間人能夠賺取資產。

Karma DAO

Karma DAO是非常典型的DAO社區,起源於加密愛者的社會實驗。旨在打造一個分享投資觀點、提供見解和建議、領導社區、幫助項目籌集資金、舉辦虛擬會議等功能的社區。社區的主要價值內容在於信息與見解。

Karma DAO通過發行社區專屬代幣$KARMA進行DAO管理,而$KARMA也是社區成員入門的必要條件,擁有200 $KARMA的成員可進私人群聊天交流。

三、社交平台代幣

Zora

Zora將其協議定義為 「媒體所有權的通用市場協議」。該平台上,藝術、文章或音樂創作者都可以發行自己的代幣。Zora同時也是RAC社區代幣的合作發行方。目前Zora製造了社交媒體客戶端,平台屬性更加偏向NFT鑄造。

BitClout

去中心化社交平台BitClout,該項目自身與推特進行對標,旨在通過工作量證明和區塊鏈構建創建一個推特的去中心化替代方案。該平台前期通過給推特KOL被動發行社交代幣增加了社區炒作,個人可擁有自己的Creator Coin並交易。此外,BitClout擁有專為運行社交媒體而設計的POW區塊鏈以及內置專用DEX。

今年3月,BitClout社交媒體平台披露了包括紅杉資本、a16z、Coinbase Ventures 在內的豪華投資陣營,在行業聲浪漸起,隨著多位推特大咖「認領」BitClout賬號,BitClout的財富效應增加,與其他區塊鏈社交媒體項目拉開差距。

Audius

去中心化的音樂流媒體協議Audius ,通過原生代幣AUDIO能夠讓持幣者與投票權重、增值服務直接相關。Audius致力於拉近音樂創作者和粉絲之間的距離。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8月,Audius Audius宣布與短視頻平台TikTok建立合作,允許平台上音樂人將作品直接上傳並分享至TikTok的Sound Kit,同時音樂人還可以將TikTok上的關注者鏈接引回Audius。

縱觀目前SocialFi的發展情況來看,帶有SocialFi概念的產品正不斷向成熟的階段前進,在市場的刺激下,或許不久後將出現一個能與Facebook、推特相媲美的區塊鏈社交產品。